拒载是否就更加严重了

2021-02-08 19:02

何文盛:我们一定要从整个交通管理的系统入手,道路改矿建、道路系统的优化、智能交通管理手段的引入。(同时)通过一些比较有效的政策管理手段,引导部分社会车辆承担公共运输的一些任务。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昨天(5日),兰州市民陆女士突然发现路上的出租车似乎比往常多了不少,居然还看到了好几辆车牌尾号为0和5的出租车在路上跑。按照兰州市出租车尾号限行的规定,尾号5和0的车在5日是不能上路的。

出粗车数量少,形成了“卖方市场”,提供服务的出租车反而成了“老大”,一些市民不得不选择“黑车”。

兰州对出租车进行限行源于二十年前。1994年,当地机动车总量不足五万,但出租车数量却达到四千辆。据交警部门调查数据显示,每辆出租车每天运行的频率是普通车辆的十倍,交通违法行为和事故发生率也远远高于其他车辆。为了缓解交通拥堵,当地出台规定,对出租车施行尾号限行,兰州也因此成为国内唯一一个对出租车进行限行的城市。在兰州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何文盛看来,此举在当时有一定的不合理性。

市民:尤其是到了上下班,在人流比较集中的西关十字、南关十字,等半个小时、一个小时都等不来一辆。好不容易打上一辆,还得看人家司机的眼色。人家想拼车就拼车,想绕行就绕行,堵的地方不愿意去,近的地方人家也不愿意去,我们干没办法。

市民崔女士:不限号,投放到路面上去跑了起来,但问题跑不动呀,它可能会加重道路拥挤,人家不愿意去,拒载是否就更加严重了。

何文盛:出租车作为公共交通的一种,结果你又通过行政的手段来限制它的运营。从社会成本和经济效益的角度来讲,我觉得是不太合适的。那为什么当时我们有一定数量的出租车,但又采取限行呢?设计或者安排出租车数量的时候有没有进行科学的测算?我一直对于用一些行政的手段去干预本身用市场手段解决的问题,我是持有疑虑的。

随着机动车数量和城市人口不断增加,当地的出租车运行数量已不能满足实际需求。2012年,兰州市决定将出租车单双号限行变成尾号限行。但是,这样的改变依然不够:主城区常住人口240多万,只有七千多辆出租车。“打车难”成为兰州市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
兰州市出租车司机侯师傅:限行的时候每辆出租车有5天不能上路,现在全天上路,我们的收入当然是增加了的。

2月4日,兰州市交警部门发布通报称,为缓解市民“打车难”问题,兰州市公安局决定,从2月5日起,全面取消兰州市区出租汽车尾号限行的规定。通报中还表示,此举将使“出租汽车运力明显提升,群众‘打车难’问题得到进一步缓解。”消息传出后,首先高兴的就是出租车司机,毕竟“全天候”上路能解决他们限行之后的“趴窝”问题。

在何文盛看来,取消出租车限行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打击黑车、缓解打车难,但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,既不能一“限”了之,更要在交通基础建设上下功夫。

出租车限行在兰州实行了很多年,它也是中国唯一的一座对出租车限行的城市。从昨天开始,这个政策成为了历史,兰州市正式取消该政策。出租汽车尾号限行政策因何出台?二十年过去了,又为何突然取消?

兰州市出租车行业协会秘书长杨雪松:对市场来说,它是一个正面的影响,对黑车的打击、每辆出租车可以增加一千块钱的收入。

市民:有急事打不上出租车还能有啥办法?只能坐黑车!上了车价钱人家说了算,一口价,也没发票,有时候天太晚了,还担心安全问题。运管这些也查,但是黑车还是多,为啥?有市场啊!

但是,对于对于广大市民来说,这一决策显然有点“叫好不叫座”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